位置:首頁 < 知之游

畹町橋?晨光中的回望

2016-07-20   BY:張金明



19388月,“滇緬公路”全線貫通,成為國際援華物資進入中國的唯一通道,畹町橋則成了滇緬公路最繁忙的交通樞紐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日軍封鎖了中國所有的出海口,滇緬公路成了國際反法西斯陣營援助中國戰略物資的唯一陸上通道,畹町成了盟軍的大本營和物資集散地,每天成百上千輛汽車從這里將物資運往內地,幾十萬中國遠征軍從這里入緬作戰。



  那天清晨,我慢慢地走到畹町橋,站在橋頭回望,畹町與緬甸九谷沐浴在晨光與薄霧中,中緬界河的大橋上,出入國境的行人和車輛絡繹不絕。今天的畹町橋是320國道終點,也是抗戰時期滇緬公路的終點。畹町為瑞麗市畹町經濟開發區,國家級口岸,畹町橋頭設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和邊防檢查站,河的對岸是緬甸的九谷鎮。





  滇緬公路通車后,這條穿過了中國最堅硬的山區,跨越了中國最湍急的河流,蜿蜒上千公里的運輸干道,竣工不久就成為了中國與外部世界聯系的唯一通道,中印公路修通后在此與滇緬公路交匯,從這里可南下緬甸、北到印度。





  在畹町中緬界河的同一地點,先后共建過三座不尋常的橋,第三座橋就是今天的畹町——九谷大橋,最早建成的單孔石橋毀于戰火,畹町——九谷大橋旁的鋼架橋,是1946年修建的第二座橋,已不再作為出入境通道,橋中間拉起的一條鐵索為中緬兩國國界,并豎著一塊寫有“中緬國界禁止跨越”的告示牌。人們對這座橋上一條看得見摸得著的“國境線”感到特別新奇,通常都要在這里留個紀念照。19562月,周恩來總理與緬甸吳巴瑞總理,從緬甸九谷經畹町橋步行入境,赴芒市參加中緬邊民聯歡大會。





  今天的畹町,東南亞各國物資在這里交易,商人云集,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尼泊爾、孟加拉國的各種商品、首飾工藝品,珠寶玉器琳瑯滿目。畹町的邊關文化園有一條極具東南亞建筑風貌的街道,它就是“一街十三館”,指的就是這條街道上的中國遠征軍抗戰紀念館、中緬友好紀念館、世界錢幣收藏館,世界名車古董車收藏館、民族民俗收藏館、世界珠寶博物館等,共十三個風格各異的展館。





  當年,由于滇緬公路迂回于崇山峻嶺中,十分險峻,為完成艱巨的運輸任務,需要大量技術嫻熟的汽車司機和修理工,為此,愛國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急祖國之所急,1939年共招募3200多名華僑青年回國支援抗戰,他們放棄了優裕的生活,毅然回到了炮火紛飛的祖國,輾轉于滇、黔、渝、桂之間,馳騁在蜿蜒曲折的滇緬公路上,南洋機工有 1000余人犧牲在滇緬公路上。為紀念海外僑胞的拳拳報國心,為緬懷南洋華僑機工立下的不朽功勛,今天畹町森林公園內,建有一座高聳云天的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抗日紀念碑。





  1938年底,原國民政府杭州中央飛機制造廠遭日軍轟炸,輾轉幾千公里遷至云南,最后選址在距離畹町不遠的瑞麗雷允。次年7月雷允飛機制造廠正式建成投產,并由美國提供原材料,組裝霍克式、萊茵式戰斗機,員工最多時達2929人。 194010月,日軍派遣36架戰機轟炸雷允。次日,又派27架戰機轟炸雷允飛機制造廠,致使部分飛機、廠房以及房屋和試飛跑道被炸毀。19411月,機場經搶修后恢復生產。同年12月,由陳納德將軍率領的“飛虎隊”進駐云南,雷允飛機制造廠擔負了檢修戰機的任務。直至19423月,日軍攻陷仰光,并向緬北臘戌推進,雷允飛機制造廠被迫緊急轉移。在雷允這個默默無聞的地方,一個花費了巨大財力物力的現代化飛機制造廠,就這樣魂斷邊陲。





  如今的雷允,除了一些殘垣斷壁外,在雜草叢生的小河邊緣,還留有一排赫然醒目的字樣:“CAMC 1939”——中央飛機制造廠。




圖·文:金明

推薦文章
RECOMMEND ARTICLES

評論COMMENT

0 條評論

Copyright ?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建設技術支持:嵐海網絡公司

单机版梭哈破解版